北京翻译公司,专业翻译公司,权威翻译公司,翻译机构,正规翻译公司
欢迎来到译帮国际翻译(北京)有限公司 !

译帮全国服务热线:400-626-1990

北京翻译公司
译帮资讯 / INFORMATION

译帮动态

翻译知识

常见问题
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您的位置: 首页  >  译帮资讯  >  译帮动态  >  北京翻译公司:村上春树作品翻译争议再起

北京翻译公司:村上春树作品翻译争议再起

作者:北京翻译公司-译帮翻译    日期:2018-03-26

分享到

最近北京翻译公司小编,看到了,这样一篇文章,感觉很有意义,所以特意整理出来,和大家分享.

每一次,在正式触摸封面之前,村上春树的作品就已经被外界的声音裹挟。如今,很难再找到第二个作家能引起读者如此广泛的关注,就以新书《刺杀骑士团长》来说,去年十月日文版发售时,日本读者就像在苹果店门口排队那样等待发售时刻的到来,书店准备了揭幕仪式,不少人选择当夜一口气读完……

在引进大陆的时候,读者会密切地关注村上的译者,到底是林少华,还是施小炜,也有人直接选择阅读台湾赖明珠的译本。林少华的译笔属于意译,偏重审美;施小炜的属于直译,尊重原文;那么,审美愉悦与忠实原文究竟孰轻孰重?一切围绕着村上春树的东西,都变成了无法避免的焦点。


作为村上春树中译本最早的两名译者,赖明珠和林少华的翻译风格可谓截然不同,前者直白简练,而后者则华丽恣肆。两者都拥有不少“死忠粉”。

2008年,在一场村上译者的评选中,出版方“新经典”文化宣布施小炜胜出。然而,林少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这场评选“不明不白”,连一个评委名单都没有提供。自翻译《当我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》之后,施小炜译笔下的村上作品同样收获了一众粉丝。多年过去,村上新书《刺杀骑士团长》的版权由上海译文出版社以高价拿下,再次交给暌违多年的林少华翻译。两位译者及两家出版社的竞争,已十分激烈。

谈及外国文学,翻译一直是读者议论的焦点。那么,译者们眼中的村上又是什么样子?他们各自坚持的翻译准则又是什么?通过邮件,新京报分别对林少华、赖明珠和施小炜三人进行了同题采访。如何理解翻译前的村上底色?最好的翻译,是该叛逆还是服从?

问题:村上春树本人受西方文化的影响颇深,也有批评家将其作品的畅销归因于“可译性”,称其为“无国籍”的“全球小说”。

林少华

相对于刻意表现所谓日本美的川端康成那样的作家,村上作品确有“无国籍”或全球化色彩。但他终究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,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日本的、东方的。比如生死观或阴阳两界自由穿越结构等等。即使就文体而言,虽说有别于日本本土主流作家,但也不可能和西方作家混淆起来。即使拙译,即哪怕再是地道的中文,那也还是看得出日文底色,和中文原创有明显区别。

施小炜

我一贯认为,日本的小说未必非得写旧式日本人不可,甚至未必非得写日本人不可。不写这些,照样是“日本文学”。日本文学,极富多样性,胜过我国。比如盐野七生,她的小说从来不写日本,只写罗马欧洲。这样的小说家,我国似乎没有。春树小说,国籍鲜明无误,就是日本!何来无国籍一说?至于“全球小说”,现下不是举国争说“全球化”吗?也许有朝一日,全世界的小说都是“全球小说”也不一定呢。

问题:村上春树本人也是一位译者,他曾说:“写小说的时候比较能够随意发挥,但翻译作品的话,心中则怀抱着打消自我,谦虚谨慎的态度……”如何看待他对译者角色的定位?一位优秀的译者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?

林少华

关于翻译或译者角色,林语堂有个多少带点儿色情意味的比喻:“翻译好像给女人的大腿穿上丝袜。译者给原作穿上黄袜子红袜子,那袜子的厚薄颜色就是译者的文体、译文的风格。”无需说,穿上丝袜的女人大腿笃定不会百分之百是原来模样嘛!按前不久去世的余光中先生的说法,翻译好比婚姻,是一种两相妥协的艺术。借用村上本人的话说,译者哪怕再要扼杀自己的文体,也还是有扼杀不掉的部分剩留下来,而剩留下来的一小部分,可能就是译者的风格。换成我的表达,好的翻译乃是作者之作与译者之译的天作之合。这种几率绝不会很高。

赖明珠

完全同意,不谋而合。翻译不是创作,译者好比演员,应该把原作所表达的作者风格,书中人物的个性、癖性尽量忠实地表现出来,不必也不宜强调自我。

施小炜

赞同春树。他的翻译论,甚合吾意。

本文由:北京翻译公司译帮翻译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

北京翻译公司,专业翻译公司,权威翻译公司,翻译机构,正规翻译公司 400-626-1990